聖經裡的逃城制度意味著什麼?

聖經裡的逃城制度意味著什麼?

以色列的舊約律法當中有逃城制度。

這逃城制度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律法;上帝透過此逃城制度讓我們明白基督在十字架犧牲的理由,以及我們能回去天國的方法。

來 10:1 律法既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不是本物的真像⋯

影子不能沒有實體而單獨存在。

上帝為了給我們看真像,將摩西的律法作為影子賜給了我們,並且又將新約的律法作為實體允許給了我們人類。

那麼,我們來查看一下作為影子的摩西律法當中的逃城制度。

在摩西的律法裡,故意殺人的人必被治死。因為生命需要用生命來償還,所以故意殺人者必定要用死亡來贖罪。但上帝為了不是故意殺人的誤殺人允許了逃城制度。

民 35:9-12 為你們作逃城,使誤殺人的可以逃到那裡。這些城可以作逃避報仇人的城,使誤殺人的不至於死,等他站在會眾面前聽審判…倘若人用鐵器打人,以致打死,他就是故殺人的;故殺人的必被治死…報血仇的必親自殺那故殺人的,一遇見就殺他。

上帝允许誤殺人者逃到逃城,從報血仇的手中得到保護。那麼,那些在逃城裡的人們,他們的刑期有多長呢?

民 35:25 …他要住在其中,直等到受聖膏的大祭司死了。

逃城的刑期是到受聖膏的大祭司死亡為止。假如今天進了逃城,隔天大祭司死了,那這個人的刑期就是一天;但是若進入逃城的時候,大祭司還很年輕的話,就要和他度過一生。若大祭司未死以前出了逃城的境外,這人就算是誤殺人者也無法被保護。

民 35:26 但誤殺人的,無論甚麼時候,若出了逃城的境外,報血仇的在逃城境外遇見他,將他殺了,報血仇的就沒有流血之罪。

並且進入逃城的罪人,除了大祭司的死亡以外,絕不能用其他方式(罰金)得到釋放。

民 35:28-34 因為誤殺人的該住在逃城裡,等到大祭司死了。大祭司死了以後,誤殺人的才可以回到他所得為業之地…故殺人、犯死罪的,你們不可收贖價代替他的命;他必被治死…

只有藉著大祭司長的死亡才能從逃城得到釋放並回去故鄉,因此受聖膏的大祭司可以說是逃城制度的核心人物。經上說,摩西律法是將來美事的影兒,那麼逃城制度的實體究竟是什麼呢?

我們來查看一下在逃城制度中登場的大祭司、罪人以及失去之故鄉的實體是什麼?

大祭司

第一,受聖膏的大祭司,其實體是耶穌基督。

但 9:24-25 …要止住罪過,除淨罪惡,贖盡罪孽,引進永義,封住異象和預言,並膏至聖者。

聖經預言說,要贖盡罪孽(韓文-罪永遠被赦免),並至聖者要受膏(或譯“彌賽亞”),成就此預言的是耶穌。使徒保羅指著耶穌說,他是受膏的(徒 4:27),並見證耶穌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來臨的大祭司。因此民數記35章的逃城制度裡“受聖膏的大祭司”他的實體是作為彌賽亞而來臨的耶穌。

來 5:8-10 他雖然為兒子…並蒙上帝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稱他為大祭司。

罪人

第二,在逃城制度中的罪人,意味著生活在這地上的所有人。

羅 3:10 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

義人連一個也沒有,這句話是指這地上的所有人都是罪人的意思。耶穌也曾說,他從天上來到這地上的理由就是為了尋找罪人(太 9:13)。

故鄉

第三,聖經見證我們的故鄉,就是天國。

來 11:13-16 …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

我們生活的這地球是屬靈的逃城,所有人類都是被關在逃城裡面的罪人,耶穌基督就是受聖膏的大祭司。逃城制度在曉諭我們靈魂的世界。

在逃城的實體——地球裡面的我們有一個要解決的非常重要的問題,那就是“我們怎樣才能回到天國故鄉?”

逃城的罪人們透過其他任何方法都無法回去故鄉,只有大祭司的死亡才能讓罪人回去故鄉,這是指只有耶穌的犧牲才能給我們打開天國路的意思。

彼前 1:18-19 知道你們得贖,脫去你們祖宗所傳流虛妄的行為,不是憑著能壞的金銀等物,乃是憑著基督的寶血,如同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之血。

能讓我們得贖的“基督的寶血”意味著逃城裡的大祭司之死亡。藉著耶穌在十字架上付出的犧牲,給天上的罪人們打開了能回到天國故鄉的路。

弗 1:7 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

我們能夠從屬靈的逃城中得到解放,回去天國故鄉唯一的方法就是藉基督的犧牲。那麼我們怎樣才能藉助基督犧牲的恩惠呢?在摩西的律法當中最重要的節期是逾越節,逾越節到了新約時代以紀念基督之犧牲的節期來成就了。聖經見證透過逾越節就能藉助那犧牲的恩惠。

林前 11:23-26 我當日傳給你們的,原是從主領受的,就是主耶穌被賣的那一夜,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每逢吃這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來。

耶穌被賣的那一夜,用餅和葡萄酒立下的新約是逾越節(路 22:7-20)。聖經見證透過逾越節紀念大祭司基督的死亡,並要傳此節期直等到他來。

林前 10:16-17 我們所祝福的杯,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血嗎?我們所擘開的餅,豈不是同領基督的身體嗎?我們雖多,仍是一個餅,一個身體,因為我們都是分受這一個餅。

透過同領逾越節的餅和葡萄酒,才能藉助大祭司犧牲的寶血之功勞,從逃城裡得到解放。因此聖經才強調說耶穌是執行麥基洗德等次的大祭司(來 5:8-10)。

所以,當我們也跟隨那麥基洗德的等次時,才能跟著耶穌回到天國。

來 6:19-20 我們…又堅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內。作先鋒的耶穌,既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遠的大祭司,就為我們進入幔內。

在這裡的“我們”是指跟隨麥基洗德等次的人們。在這時代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參與逾越節餅和葡萄酒的教會是什麼教會呢?在全世界只有我們上帝的教會世界福音宣教協會。

因人類從數世紀以來都住在逃城,往往會誤認為這地上就是我的故鄉,但上帝透過逃城制度明確地曉諭了,我們永遠的故鄉是天國的事實。讓我們都遵守逾越節,從罪惡當中得到解放,走向耶穌基督親自以犧牲的寶血打開的天國之路吧。